火狐体育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销售 > 工业清洗剂类

“新闻天天都说要打了但我们更关心哪种清洁剂好” 返回 >>

发布时间:2022-10-03 03:56:09 来源:火狐体育首页 作者:火狐APP链接

  自俄罗斯2021年3月陆续在乌克兰边境陈兵十万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断宣传俄总统普京计划对乌克兰发起战争,乌克兰边境战火“一触即发”这样的论调成为媒体头版头条的“常客”。美国和德国媒体今年2月11日甚至援引美国情报部门消息大胆预测说,俄罗斯最快将在2月16日发动“侵乌”战争。

  当地时间2022年2月15日,随着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一系列联合军演结束,俄部分军队将返回驻地。图源:澎湃影像

  “新闻台成天报道关于乌东局势的最新动态,谁撤了、谁怎么了、哪天要打了。”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定居的中国人王列格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但是小区业主群还是一直骂乱停车和讨论哪种水垢清洁剂好,羽毛球群还是在预约各种羽毛球活动,超市里也在为情人节的各种活动促销忙碌。”

  王列格身边的乌克兰人没有陷入完全的恐慌,或许是基辅距离乌克兰东部有一段距离,又或许顿巴斯的战火自2014年以来就没有真正停止过,乌克兰民众已经对“战争”这个可怕的字眼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截至2021年年末,已有超过1.4万人在乌东战火中死亡,而乌克兰人的生活仍在继续。《卫报》报道称,美国发出俄将“入侵”的警告后,上周五(2月11日)晚乌克兰的酒吧餐馆与往常一样人潮拥挤,气氛热闹。

  不过,王列格观察称,随着局势的不断变化,“人们的担忧情绪开始在不经意间流露。”俄媒塔斯社2月14日在当地的采访报道中指出,基辅居民不急于离开乌克兰,但也有部分市民陷入了恐慌——“当地人正在就假设入侵事件发生时他们该怎么做交换意见。”

  今年1月10日,美国和俄罗斯在日内瓦会谈;1月12日,俄罗斯和北约在布鲁塞尔会谈;1月13日,俄罗斯同欧安组织会谈。俄罗斯和西方这三场围绕俄罗斯撤军条件、北约能否保证不接纳乌克兰的密集对话均无疾而终,局势的不确定性此后陡然增加,没有人敢轻易排除大规模战争爆发的可能性。

  尽管西方对俄的穿梭外交和斡旋仍在进行中,美国、英国和德国等二十多个国家已敦促其公民离开乌克兰,一些国家还疏散了外交人员及其家人。美国白宫直白地警告“入侵”随时可能发生,以至于这种战争论调让乌克兰政府也陷入了紧张。乌总统泽连斯基几次公开为“战争论”灭火,称没必要因传言在乌克兰国内引发恐慌。

  俄罗斯一方面反驳西方的入侵指控“荒谬”,一方面释放新信号称,普京愿意就乌克兰周边局势和安全保证问题“进行谈判”。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RIAC)总干事安德烈·科尔图诺夫(Andrey Kortunov)告诉澎湃新闻:“只有普京总统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希望他能尝试利用有限的机会与西方进行对话,双方可以达成有意义的协议,包括暂停在欧洲部署中程核导弹等。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应该放弃其他要求,比如阻止北约东扩。”科尔图诺夫直言,从克里姆林宫角度看,“卷入一场战争的代价也将是巨大的。”

  “今天可能是我有史以来看新闻时间最长的一天了,从早到晚。”王列格13日告诉澎湃新闻,作为基辅居民,关注新闻这几天成了他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当看到伊拉克建议本国公民离开乌克兰时,王列格觉得讽刺意味十足。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月11日宣称,俄罗斯可能很快就会袭击乌克兰,美国12日起将其乌克兰大使馆业务从基辅迁至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理由是“俄罗斯军队的集结明显加速”。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同样宣布将使馆工作转移到利沃夫,德国也将设在乌中部城市第聂伯的总领事馆迁往这个距离波兰大约80多公里的城市。

  美俄总统2月12日通线分,没有取得任何突破,俄方指此次电话会谈是在美国官员前所未有地渲染俄罗斯必然入侵乌克兰的“歇斯底里”气氛下举行的。《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拜登在电话会谈中警告普京,如果俄动手,将付出 “迅速和沉重的代价”,但俄罗斯的立场没有因此改变。

  “俄罗斯即将入侵乌克兰”传言甚嚣尘上,对于发生冲突的恐惧已造成大量前往乌克兰的航班被取消,能源和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包括美国和伊拉克在内,至少有20多个国家呼吁本国在乌公民离开。山雨欲来风满楼,意识到真实风险的泽连斯基政府开始防备西方的战争论调。

  泽连斯基认为,西方媒体的报道夸大了俄罗斯即将进行“袭击”一事,他2月14日在向全国人民发表的电视讲线日将是展开‘袭击’的日子。我们将把它变为团结日。他们再次提及开始军事行动的日期,以便吓唬我们。我们将在这一天悬挂国旗,向全世界展现我们的团结一致。”

  早些时候,泽连斯基就曾试图“降温灭火”。他1月28日在基辅接见了驻乌各大外国媒体的代表,现场交流“俄乌两国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时斥责了某些外国领导人,并批评西方媒体毫无根据地传播“俄罗斯即将发动入侵”的谣言。泽连斯基称,与2021年初相比,乌克兰当前的局势未见有多紧张。

  但今年情人节前后,局势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俄罗斯和西方的三场“聋子会谈”无疾而终之后,英国、法国和德国随即开展的外交斡旋也未见明显成效,西方一边继续利用外交渠道与俄罗斯沟通乌克兰局势,一边撤出公民和外交官,包括将欧安组织驻乌克兰观察团的工作人员撤离乌克兰东部,小心翼翼地与局势保持着安全距离——如果俄罗斯采取行动,尚未加入北约的乌克兰理论上得不到任何来自西方的直接军事支援。

  或许受局势紧迫性的影响,乌克兰驻英国大使瓦季姆·普里斯泰科2月13日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电台主持人斯蒂芬·诺兰问及乌克兰是否可能“考虑不加入北约”以避免战争时,普里斯泰科回答说:“我们可以(考虑不加入北约),你知道的,尤其在受到这样的威胁、这样的讹诈并且被迫使这样做的情况下。”

  普里斯泰科还提到,北约的某些代表似乎也对乌克兰暂时不加入表示支持。普里斯泰科告诉BBC:“你知道,我们时常会听到来自北约的意见——‘伙计们,也许,说真的,我们将能够避免……’”

  俄罗斯一直要求西方拿出北约不会接纳乌克兰的法律保证,以保证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但北约并没有在谈判桌上答应俄方诉求。正如普里斯泰科所暗示的,基辅可能会重新考虑加入北约的计划,换取和平稳定。但这种说法在乌克兰国内难以被民意接受,并且涉嫌违宪。次日,普里斯泰科收回了他的相关表态,将“考虑不加入北约”改口为“为了避免战争,我们准备好做出许多让步。”

  泽连斯基2月14日也再度表示,乌克兰将继续寻求加入北约,尽管他认为顺利加入的前景“就像做梦一样”。“今天,许多记者和许多领导人都在向乌克兰暗示,可以不冒险,不再不断提出未来加入北约的问题,因为这些风险与俄罗斯的反应有关,”泽连斯基在基辅与德国总理朔尔茨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沿着我们选定的道路前进。”

  乌克兰宪法从2019年起包含了一项把加入北约作为政府战略目标的条款,让俄罗斯甚为不满,尤其是普京认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同根同源,不应为敌。克里姆林宫官网去年7月曾刊登普京万字署名长文《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普京在文中称:“只有在与俄罗斯的伙伴关系中,乌克兰才有可能获取真正的主权”。

  2月14日,普京在莫斯科先后会见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与国防部长绍伊古。除在两次会议中的长达数米的会议桌引发关注,两位俄罗斯高官的表态同样意味深长。

  俄罗斯国营电视台播出的画面显示,拉夫罗夫告诉普京,外交道路仍在进行中。当然这些会谈不会无止境地进行下去,但目前而言,“我相信我们的可能性远未耗尽,”拉夫罗夫意指,建议继续并加强俄罗斯与西方的谈判。普京对此回答说:“好。”几分钟后,绍伊古告诉普京,围绕乌克兰的“大规模演习”即将结束。

  2月15日,俄罗斯国防部宣布,俄罗斯与乌克兰相邻的军事区的一些部队在完成训练后,正在返回基地。俄国防部还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俄装甲车在演习结束后返回基地,坦克、步兵战车和自行火炮系统都被运载到火车上。

  《》就此分析称,克里姆林宫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信号,即俄方寻求与西方进一步谈判,而不是立即采取军事行动。俄罗斯最高外交官支持进行更多谈判以解决与西方的僵局,而乌克兰官员暗示将提供让步以避免战争——乌克兰危机的基调就此发生了转变。

  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月14日也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强调,普京“愿意谈判”,并且乌克兰危机只是俄罗斯更大的安全担忧的一部分。“首先,普京总统一直要求谈判和外交,”佩斯科夫说:“他提出了俄罗斯安全保障问题。乌克兰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它是俄罗斯安全保障更大问题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仍在爆料称,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部署了重型武器和训练有素的部队,俄军兵力已经从本月初的83个营级战术群增至105个。熟悉情报报告的美国官员透露,俄罗斯还把大约500架战机调动到乌克兰附近,并在黑海部署了40艘战舰。战争似乎迫在眉睫。

  “我不相信这样的入侵正在计划中,”科尔图诺夫反驳西方的预测说:“任何成本效益分析都会表明,(若爆发战争)俄罗斯将损失很多,但入侵乌克兰能获得的收益微乎其微。这显然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但科尔图诺夫不排除局势存在因意外事件失控的可能性。

  对于俄罗斯在边境地区陈兵十万的目的,科尔图诺夫解释说,沿俄乌边境部署部队行动的主要目标是阻止基辅可能以军事手段夺回顿巴斯的决定。莫斯科正试图断绝基辅这一选择,警告此举将产生严重后果。除了这个目标之外,莫斯科还希望引起西方对其安全关切和要求的关注。

  近年来,乌克兰政府与西方越走越近,泽连斯基寻求“收复”顿巴斯、加入北约,被俄罗斯认为严重威胁其核心国家利益。普京去年12月曾严厉警告北约不要在乌克兰部署军队和武器,称这是俄罗斯的“红线”,如果越线将引发俄方强烈反应。西方担忧俄罗斯,俄罗斯同样认为北约东扩已威胁到其存亡。

  去年年底,泽连斯基在向全体公民发表迎接2022年新年贺词时坦言,他在2022年的主要目标,是结束顿巴斯战争。他称,基辅要全力以赴,让顿巴斯的分界线在人们的头脑中消除,当分界线在乌克兰公民的心中消失时,它才会在地图上消失。

  在他新年讲话的最后,泽连斯基手持酒杯,说希望乌克兰的邻居们“可以带着好吃的、好喝的来拜访我们”,而不是“拿着枪”闯入。至于居住在顿巴斯克里米亚的亲人们,泽连斯基希望他们多来,多走动,不要见外,乌克兰就是自己的家。

  但在俄罗斯的认知中,克里米亚已通过公投入俄,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领土。另外,自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战争2014年打响以来,俄罗斯一直公开表示会支持当地的俄罗斯族裔。普京2019年4月更是签署总统令,简化卢甘斯克州和顿涅茨克州居民获得俄罗斯护照的流程。

  普京当时解释称,乌克兰东南部的生活条件不可承受,顿巴斯居民迫于生计对俄罗斯国籍需求强烈,促使俄罗斯作出了简化护照申请的决定。莫斯科完全不想给乌克兰新政府制造麻烦,但顿巴斯地区民众“已经被完全剥夺了公民权”。

  今年2月1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再次就两份关于承认自行宣布的卢甘斯克共和国和顿涅茨克共和国独立性的决议草案投票。该草案以310票赞成、16票反对、1票弃权或通过,将被提交给普京。有议员投票前称,承认顿巴斯独立才是终结该地区件的正确途径。

  回溯本轮乌克兰危机爆发初期,美国自去年11月以来频频警告称,莫斯科可能在策划“入侵”乌克兰,美国及其盟友或对俄实施“前所未有的”制裁——但从目前的情形看,制裁威胁并未奏效,乌克兰或许不得不让步。

  俄罗斯害怕西方承诺的制裁吗?科尔图诺夫分析指出,这取决于西方打算对俄罗斯实施何种具体制裁。克里米亚危机之后,莫斯科已经习惯了西方的制裁,但对俄罗斯能源出口或俄罗斯金融体系的部门制裁应该引起克里姆林宫的关注。

  但现实是,欧洲十分依赖俄罗斯能源,经济制裁俄罗斯的反作用西方同样难以消化。在美国表示俄罗斯可能很快“入侵”乌克兰后,欧洲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上涨了10%以上。分析人士表示,俄罗斯也是包括小麦在内的其他大宗商品的出口大国,一旦发生军事冲突,还可能会影响这些产品的价格。

  经济制裁之外,西方在谈判桌上的筹码颇少。更为关键的是,美国近年将战略重心转移至亚太地区大国,北约内部各国对乌克兰危机的立场也并不相同。尽管西方领导人不停声称将让俄罗斯付出巨大代价,各方事实上并不愿意深度卷入乱局之中。

  拜登今年1月底宣称,俄罗斯如果入侵,将会付出“沉重而高昂的代价”。美国已经让8500人的部队处于备战状态,但是五角大楼同时称,他们只会在北约决定启动快速响应部队的时候出征,并且没有计划派出部队前往乌克兰。

  2月13日,乌克兰局势再度紧张之际,拜登与泽连斯基进行了1小时的通话。根据乌克兰方面提供的会谈纪要,泽连斯基邀请拜登近期访问乌克兰,并表示如果拜登能够到访,会对稳定局势和缓和危机发挥重要作用。白宫目前尚未回应这一请求,也没有在官方通报中提及此事。

  北约成员国对于他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乌克兰这一问题,同样存在复杂的考量。德国总理朔尔茨14日抵达基辅开展斡旋之旅,向乌克兰许诺提供1.5亿欧元新贷款,但他同时在泽连斯基确认乌克兰仍寻求加入北约时说:“现在不是谈加入的时候。”

  在上述大背景下,俄罗斯在边境部署大量军队对乌克兰“极限施压”,并提出由于北约“步步紧逼”,俄罗斯已经“退无可退”,如果西方继续如此,俄将以“军事技术措施”来回应——只要双方未谈拢,乌克兰将持续处于危险的“战争边缘”。不论是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还是俄罗斯和西方媒体,都将这种情况比作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

  古巴导弹危机是美苏冷战时期在美国、苏联与古巴之间爆发的长达1个月零4天的严重政治、军事危机,当时苏联为应对美国在意大利和土耳其部署弹道导弹的举措,在古巴部署了类似的弹道导弹,进一步导致对抗升级为一场世界危机。危机最终在美苏两国政府的共同让步下和平收场,古巴始终扮演着一枚棋子的角色。

  进入2022年,乌克兰成为了那枚棋子。包括德国、法国、英国在内的西方大国为这场危机进行密集的外交斡旋活动,他们密集穿梭于莫斯科、基辅、巴黎、柏林、华沙等地,各怀心事。无论外交谈判进展如何,乌克兰大概率要为一切买单。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王列格感慨道,这就是乌克兰老百姓当下的状况。